咕咕咕咕咕是沈叶清

我是沈叶清,原cn汐月,叫哪个都无所谓,看你喜欢的叫就可以啦。




雷点:d5/all金/嘉幻/嘉丹/杰园/妮姬/绘海。求您别在我的面前说这些

QQ2570708001可以来找我玩。

记住,理智杀妈。

『嘉金』天生一对

全文字数1904
原定字数1200
下次争取1w叭

偶像嘉x经纪人金

说到嘉德罗斯和金这两个人的时候,大家评论几乎是完全一模一样的。不论是哪一个说法,到最后的意思全部都是:他们两个就像是天生一对。

说一句实在的,金他本人也这么想。

虽然在某些人眼里,这样他完配不上在偶像界人气最高最火的嘉德罗斯,不过最后这俩人在一起了那些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哦对了,金也完全觉得自己不行。


顺带一提,他是格瑞的经纪人来着。




“格瑞格瑞!!我审请、审请28号带薪休假!!”

“嘉德罗斯生日?”

“对对对!那天他要去开什么嗯.....生日live吧....?所以我打算做点什么嗯.....”

金说着说着就红脸,他略些尴尬的抓了抓自已金色的碎发,湛蓝的眸子一时竟不知道该往哪看。

“随便你。”

“那就是同意了!谢谢你格瑞!”

格瑞:不、我不是这个意思......算了。

似乎是理所当然的,金一边挥着手一边说这“那我先走了!”这样的话离开了房间。还没忘随手关门。

格瑞好像开始思考人生了。






嘉德罗斯现在正在他房间里思考这什么。

他在想要不要把票给金。不过他听说金明天要出去所以直接考虑到了0点。

“啧....不管了,反正不给那个渣渣也无所谓。”

能把自家恋人的生日忘了看我明天晚上回来怎么收拾那个渣渣。







跟金想的一样,嘉德罗斯早上出门时真的没有怀疑他是装的。反正live有直播,不达现场应该更好。真是遗憾啊......。

“先做....蛋糕?我记得安莉洁当初教给我一个特——好吃的柠檬冻芝士蛋糕来着!就连凯莉都说好吃,那么嘉德罗斯应该不会不喜欢吧!”

这样说着,金起身去冰箱拿牛奶。

???牛奶什么时候没的???

金打开冰箱仔细思考了下想起来最近吃的不是外卖就是外卖。因为两个人都不想买菜。

金的理由是他最近腰疼,而且是因为嘉德罗斯所以才疼的。而嘉德罗斯的理由是会被认出来所以不去买菜。

于是两个人索性改吃外卖了。

“都是嘉德罗斯的错!对我没错都怪他!”

金气鼓鼓的关上了冰箱门,转身离开厨房回到卧室穿上自己好像好久没穿的日常服走出了家门。

“除了牛奶再买点别的吧.....?他喜欢高热量的东西来着.....炸鸡?天啊他为什么喜欢吃个不会腻的吗.....”

金愣了愣,意识到自己说这些话没有一丁点用,不过还好没有当这他本人面说。那会出人命的。

金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,发现他一点出去两点回来还玩了半个小时的手机。

没事,时间够用。

金这样自信的点了点头,随后走进厨房拿出了牛奶和饼干碎。

“我想想哦....先把黄油给隔水融化了它,然后和饼干碎搞在一起放蛋糕模中,再然后....把剩下的扔一起之后再冻起来就ok了吧.....?”

金完完全全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做的,让人意外的是,他竟然是按顺序放的材料

嘉德罗斯当初也被金的记忆力震惊过。明明看上去傻乎乎的。

金做了差不多三个小时,剩下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做别的可食物体。

嘉德罗斯的live是在八点over,回来要三十分钟,加上他卸妆换衣服的时间大约要九点十五左右。现在是五点,足够了!

金这样想着把腌好的整只鸡推进了烤箱。

“可以安心看三个小时的live了!!!”

然后金默默地关上了灯拿出了他的Call棒。




事后嘉德罗斯差点昏过去。




金:???
嘉:这个渣渣....可爱到犯规了啊....想菳...
金:淦!!!





金是被自己手机闹钟叫醒的,他本来是想让闹钟提醒他去给嘉德罗斯发个消息,结果最后变成了叫醒他的闹钟。

“我...睡了多久唔....?”

他答不上来,但他现在知道自己要去给某个刚下台的人去发个消息。

金[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不早点我会把饭都吃光的!]
嘉[你多吃点不坏,之前抱你贼轻贼轻的,胖一点也好。]
金[天啊为什么你是我男朋友?]
嘉[什么玩意??你觉得我不行是吧?]
金[不不不我不是这意思!!]
嘉[你完了。]
金[???完什么??]

然后嘉德罗斯下线了。

“我去我又干了什么???”

今天的金也是一脸懵。

但是他知道嘉德罗斯要8:40左右回来。

“完了会糊!!!!”

烤鸡:我终于被想起来了?!








和金想的几乎丝毫不差,8:40嘉德罗斯开了门。

“啊......你、你回来了啊.....”

金和嘉德罗斯尴尬的对视着,下意识的打算把身后的一切用身体挡住,但嘉德罗斯先一步的走了去。

“你做的渣渣?”

“啊嗯.....”

“太甜了,你放了多少的糖啊渣渣。”

“因为是柠檬冻芝士所以多放了点....”

“下次按量来听到了没渣渣。”

“哦哦!!!对了!生日快乐!!!”

“吵死了渣渣!”











It's like they were made for each other .


No matter what they do, a miracle of fate always happens to them.



Maybe it was meant to be.








也许我注定迟到?

评论(3)

热度(20)